研習社
選擇城市
價格: —— 查詢 僅顯示有貨
江蘇雅然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 故宮博物院藏清紫檀有束腰帶托泥雕花圈椅SIZE:座面63×50厘米、座高49厘米、通高99厘米備注:故宮博物院藏,參見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賞》第102頁。這一圈椅在業內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原為一套四件,清宮舊藏,現藏故宮博物院,屬二級文物。 最初的一次公開著錄亮相是在1980年由劉敦楨先生主編的《中國古代建筑史》一書,其中對它進行了例舉。 其中一件曾在故宮鐘粹宮“盛世琳瑯——故宮博物院藏乾隆朝玉器精品展”(2008年始)中作為文房陳設,展出時間較長,至2013年因改陳收入庫房。 而它之所以能風靡仿古家具行業,應歸功于王世襄先生的《珍賞》和《研究》,兩書都以較大篇幅談論了它。《明式家具珍賞》P103 紫檀有束腰帶托泥圈椅局部細節圖 在《珍賞》中,王世襄根據它有束腰帶托泥的結構,認為它應該是18世紀初期宮廷特制的家具,并提點了其背板上下四塊花牙和扶手末端的卷草雕鏤等兩處別致的裝飾說法,說它雖有追求形式的傾向,仍是工料絕精且有代表性的重要家具。 言辭行句之間,還未深入評點圈椅在品韻方面的特點。 在《研究》中,王世襄指明圈椅的制作應該晚到雍、乾之際,但主要構件和格局還是明式的風貌。 靠背板用攢框造成,上截雕開光鏤空花紋,是卷草紋的變體;中截鑲癭木,任其光素;下截亮腳,輪廓近似倒掛的蝙蝠,使人感到已是清中期的紋飾。 靠背板和椅圈及椅盤相交的地方使用了四塊面積較大的鏤空角牙,加強了從正面觀看的裝飾效果。扶手出頭和四足馬蹄以上,借用本來要鎪剔掉的木材,鏤雕卷草紋,手法比較別致。 雖然選料精、造工細、雕飾多,但并不顯得過于繁瑣,原因是制作者把圈椅的主要構件都亮了出來,并交代得干凈利落,令人感到它并不是故作堆砌。 以上就是王世襄在兩本書中對這一圈椅的評論。它隨書刊出后,很快因當時古...
  • 慈禧陵有三絕——木絕、金絕和石絕。清東陵的建設歷時近兩個半世紀,是我國現存的規模最宏大、體系最完整的帝王陵墓建筑群。作為清朝入關后的第一座皇家陵寢,這里埋葬著包括順治、康熙、乾隆、咸豐、同治共計大清王朝5位帝王、15位皇后、136位妃嬪,1位皇子,共計157位墓主人。獨攬朝綱48年之久的慈禧太后,一生極度奢靡,對其死后靈魂寄居的地方更是重金打造,向后人昭示其不可一世的權威與地位。 慈禧太后,晚清實際上的最高統治者,無名無分地統治了中國達半個世紀。盡管中外史學界對她褒貶不一,但對于她生前的奢靡生活,正史當中著實記載翔實。當時晚清王朝已經是風雨飄搖,國庫空虛,內憂外患,國難當頭,然而慈禧依舊固執自私地享受著“一頓飯夠百姓穿十年衣”的奢華生活。有人算過一筆賬,慈禧一天的生活費是紋銀4萬兩,宮廷一個月的生活費就能夠買兩艘“吉野號”戰艦。當北洋海軍被打得屁滾尿流時,不知慈禧當時又作何感想。就連臨死時,她也沒有對她腐朽的思想進行過反思,反而恨不得把整個紫禁城都帶進她的地宮。那么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準皇帝”的“地下紫禁城”是怎么構建起來的?在她入住這座地下宮殿前后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細節呢?陵寢建成后,慈禧并不滿意。原因是工程完工后,她和慈安二人的陵花費不等,也就是說在她的陵寢上花的錢少了,她感到不公平。可是人家慈安是大清門抬進來的正宮娘娘,在理論上慈禧的身份肯定要比慈安低很多,因此花在她的陵寢上的銀子比慈安少了近40萬兩。但是,慈安陵用銀266萬兩,慈禧陵用銀227萬兩,兩座陵合計用銀500萬兩,這已經堪稱清代帝后陵寢花費之最了。那么,兩個陵寢的差異到底在哪里呢?原來慈安陵所用的木料大部分是國產楠木。另外,慈安陵還比慈禧陵多了一段神道,用意就是要和咸豐的定陵連接,說白了就是要體現出他們倆是正牌夫妻。所以慈禧就沒有資格建神道,以至于她認為自己最終還是輸給了慈安。不過對于慈禧來說,...
  • 大家好,我是小建。▼今天和大家分享一個家具鑒定的終極法寶:工到料到可以說,這是一招戰無不勝的寶貴法則,它運用的是“工”和“料”兩者的關系互推來進行考察和驗證,應該說準確率很高。但是在以前我們并沒有經常提及,這是因為這一招特別具有殺傷力,僅僅適用于高手過招的時候使用,如果初入門就習此大法,很容易走火入魔。但要說明的是,“工到料到”并不是什么旁門左道,而是無數藏家在實踐中歷練出的精華。閑言少敘,書歸正傳。下面我們開始說“工到料到”。在古典家具收藏的體系內,我們雖然多次說不能“唯材質論”,但是家具的歷史和拍賣的指向都不可避免地走向唯材論。這是沒有辦法的,現狀如此,無人能改變。黃花梨、紫檀的家具就是硬通貨,拍場通行證。由此,藏家對于家具材質的判斷成為購買入手之前最看重的一個問題。很多藏家對于材質的執念甚至比時間上的早晚還要看重。一件半桌究竟是不是黃花梨,要比它究竟是明晚期還是清早期更加引人關注。所以現在市場上充斥著很多關于黃花梨、紫檀這些名貴硬木的鑒定要領和寶典。這些鑒定的方法從黃花梨的顏色、花紋、氣味、手感、密度,甚至是通過燃燒、化學實驗等等很多方面綜合論述來鑒定黃花梨木材的真假,列舉地清晰條理,一、二、三、四大點有條不紊。很多藏友對這些經驗之談更是津津樂道。我并不否認這些鑒定方法的可行性與真實性。只是通過這些方法還沒有底氣認定一件家具的真偽,怎么辦?這個時候就要用到終極大招:“工到料到”。工到料到,表面上聽起來,就是用一件家具的工藝水平來反推這件家具的用料。當然,工到料到是一個雙向的互推思維,它的實際含金量遠遠大于此。用家具的工藝制作水平去求證家具的用料,這看上去是一件很不可以思議的事情,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啊,但是請別忘了中國文化的屬性,它非常重視整體的呈現和每個要素的和諧。好馬配好鞍,好工配好料,這也是中國人在造物上的一個邏輯。試想,如果在造物當初就選用了黃花梨、紫檀這些名貴硬...
  • 當我們在慶幸時隔百年之后,我們依舊能通過當時最先進的照相技術和印刷技術幸運地欣賞這些美麗的家具的時候,在為我們祖先的精湛技藝贊嘆之余,一種莫名的悲涼同時凝結在心頭......中國古典家具雖緣起于東方,而率先將其作為學科來進行研究的卻是西方人。古斯塔夫· 艾克先生的《中國花梨家具圖考》出版于1944年,應當說是第一本介紹中國硬木家具的專著。但是在此前20年,還有另外兩本介紹中國家具的圖冊,同樣在西方人的中國家具視野中留下了深刻影響。法國奧迪朗·羅奇(Odilon Roche)的《LES MEUBLES DE LA CHINE,1922》(《中國家具》)和莫里斯·杜邦(Maurice Dupont)的續篇《LES MEUBLES DE LA CHINE,1926》(《中國家具》),兩者各收錄了法、德等國收藏家約五十件明清家具藏品。無一例外,這兩本書均是艾克先生《圖考》一書的參考書目。Ⅰ1922年法國巴黎出版的《LES MEUBLES DE LA CHINE》一書是由法國學者奧迪朗·羅奇(Odilon Roche)編輯出版,是第一部以冊頁形式面世的中國明清家具的圖冊。收錄的中國明清兩代漆器、宮廷家具58款家具件件堪稱經典,全部選自當年八國聯軍從北京故宮等地劫走的中國明清家具珍品。包括:各種箱柜21件(含兩件小衣箱):其中明代10件,清早期11件(包括康熙年制2件、乾隆年制3件);桌案16件:其中明代6件,清早期10件(包括康熙年制5件);羅漢床2件:均為清早期制品,其中康熙年制1件;椅子11件(含一件寶座):其中明代2件,清康熙年制6件,雍正年制1件,乾隆年制2件;鼓墩凳3件:均為清早期康熙年制;燈臺1件:清早期康熙年制;花幾2件:明代1件,清乾隆年制1件;大屏風隔斷2套:其中明代1套,清康熙年制造1套。目前這些家具除已知部分散落...
Copyright ?2018 - 2019 江蘇雅然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贵州蓝球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