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大拍賣 Case
Case 18年春拍季
案例名稱: 清 黃花梨書柜
說明: 年代:清品名:黃花梨書柜尺寸:37.5×30×49.5CM中國文化是傳承的文化,書柜正是文人氣韻的傳承。書風綿久,為當今讀書人的根基。小書柜不限于書齋文房,蓄書輕巧靈便,而氣質端莊,故能為歷代文人雅士所珍重。 此清代黃花梨書柜,形制方正規整,正面硬擠式開門,柜門皆攢框鑲對開獨板,背面亦為一黃花梨獨板,器雖小而用料大氣。門板外側以合頁銜接,內側設面葉,掛寶瓶形吊牌,寓保平安之意,棱角作銅條包角,周身銅活均是原件,歲月滄桑皆顯露此間。內設光素雙層,下留并排兩小屜,屜面銅活與柜門一制,工法規整細致,雖歷經百年,仍得開合順暢如初。正面柜下牙板壸門式,余面皆裝素牙板,古法渾厚,方寸之間便顯匠心獨具。 黃花梨質地堅硬致密,木質油潤細膩,百年滄桑不損其功用。包漿醇厚溫和,山水紋路堪比字畫可賞,文人所愛即為此。 書柜精于形制,而宏于氣質,文人不拘小節,放浪形骸,于書海即可游四方。柜中有書,自有其黃金屋,書柜所置,文人便心安于此。
說明: 年代:清品名:紫檀霸王棖馬蹄腿半桌尺寸:90×48.5×84CM觀蘇州評彈,常以靠背椅與半桌作擺設,乃其傳統。吳文化造物皆藏文人氣韻,評彈如此,蘇作家具更為明式家具典范。而半桌深得此氣韻,更俊秀瑰美,適于停當各處,賞用兼可。 半桌周身光素不假雕飾,現紫檀材質之莊重雋永,牛毛紋理細密,包漿淳潤溫和,一身皮殼俱留存。細觀其色澤表里變化,似有道理可循,而不可言說,唯數百年歲月,方繪此瑰美畫卷。 此例于清初造作,形制經典,為明式家具之古法典范。桌面攢框鑲板,邊抹作冰盤沿,棱角光滑流潤。束腰平整無飾,設霸王棖,四腿方材直落,邊起陽線,造內翻馬蹄足,呈穩妥挺拔之姿。明式家具之精美,于細節不同尋常,處處簡潔精煉,平素耐看,是為文人所崇尚之大雅。 嘉慶年間誥命纂修《工部則例》,嘗予半桌規制,足見半桌之地位。而此般老器物,工料皆善存,百年滄桑愈發迷人,可遇難求,得之實為緣分。
說明: 年代:清品名:黃花梨螭龍紋五屏羅漢床尺寸:215×112×102CM此制床具早自五代顧閎中所繪之《韓熙載夜宴圖》中便可見到,至于明末,圍欄可為攢接圖形,或是為三塊整板,通常后背較左右稍高。此種床榻都是單獨陳設,很少成對。羅漢床的功能多樣,可用以歇息,與友人會談,床上置一小炕桌便可弈棋,可設于廳堂,亦適合書房。 羅漢床選材黃花梨木制作,為五屏結構,古風明韻。圍板兩側低中間高,從兩翼步步高升,略微上拱的圍子上沿,予床榻一種節節攀升之感。床座為標準格角榫攢邊,床面藤編軟屜,坐臥舒適,兩端抹頭可見明榫。座下有束腰,牙條上雕琢卷草紋,邊起陽線,牙條與腿以抱肩榫拍合,大挖香蕉腿兜轉有力。 圍子除背面均密不露地雕螭龍紋,龍額飽滿隆起,龍須飄于角側,巨顎大張,祥瑞霸氣,龍身隱現,龍尾上揚,錯落翱翔于其間、姿態各不相同。觀其雕刻深淺,非厚重木材不可為此工。整器用材碩大,費料而且費工,技術要求高。造型優美端莊,設計精巧,雕工細膩精湛,集藝術性實用性于一體。 此床是江南地區明式床榻的優良之作。具較高藝術價值和收藏價值。具體可參見《明式家具研究?王世襄集》有一例,與此件藏品甚為相似。
說明: 年代:二十世紀品名:黃花梨鑲云石纏枝牡丹紋大座屏尺寸:190×138×59CM在藝術品領域,越是脫離了人的衣食住行等基本生存實用器具的東西,相反的其觀賞性及藝術性也就越高,也越是受到拍場的青睞。而屏風類家具就屬于裝飾性、觀賞性極高的家具類。 此屏風為傳統座屏樣式,精選黃花梨制。屏芯一面鑲嵌云石,花紋同黃花梨本身的變化相呼應,似中國文人山水畫瀟灑飄逸;屏芯另一面浮雕“松鶴延年”圖,寓意長壽富貴;屏芯四周鑲裝四塊絳環板,華麗富貴的纏枝牡丹鏤雕其上,隨著線條的流動,嫵媚迷人,妖嬈綽約。屏風座立柱上端做仰覆蓮式,下部裙板上分割出兩塊絳環板,下承披水牙,同樣被纏枝牡丹刻滿了觀賞面,所有結構都承坐在抱鼓墩上,整體風格和諧統一,端莊而典雅。所謂:“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 此座屏除鑲嵌的云石板以外,均使用黃花梨滿徹精雕,木料上乘,色澤黃潤、材質細密、紋理柔美,加之造型神妙、神工鬼斧般的設計與雕刻,整器觀之氣度不凡,無論從藝術、工藝上看都是一件稀有之寶。 參閱:美國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館藏品黃花梨座屏,為現存插屏式座屏中尺寸最大的一件,該屏源自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1996年9月19日于紐約佳士得拍賣。
Copyright ?2018 - 2019 江蘇雅然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贵州蓝球架